2020年06月15日 | 作者:於瑩 |  點擊數: |

“本想用各種華麗的辭藻去描述他,但後來發現在徐老師這樣一位擁有獨立人格的學者面前一切語言都顯得單薄。印象中的徐老師是冷酷而又不失温柔的,是敢於挑戰權威卻又活得瀟灑的,不趨炎附勢,不玩膩心思,坦坦蕩蕩,真實而又有尊嚴的人。”這是學生眼中的“老徐”。

從“偶然選擇”到“仔細斟酌”再到“重返母校”,對於徐繼存而言,這是關乎他人生的三個重要節點。而他也在輾轉中,找到了自己真正想要守護的東西。“學術研究就是我的生活日常。”幾十年來,他把做學問變成一種習慣,變成一種生活,而當面對這種生活時,卻時刻保持敬畏。正是如此,從開啓自己的教育生涯,到在這個領域裏嶄露頭角,從成為泰山學者特聘專家,到2018年獲國家“萬人計劃”教學名師,再到被評為山東社科名家,潛心研究,沉浸於學問,成了徐繼存這麼多年來不變的堅持。

人生的三次選擇

在徐繼存的記憶裏,80年代是自由開放的時代。而彼時的他正在山東師範大學求學,也在這裏經歷了人生的第一次選擇。

“起初攻讀的是外語系,後來因為與教育系的師生接觸機會比較多,就自然而然的對教育學產生了好奇。”緣分是個奇妙的東西,在機緣巧合下接觸到教育學的徐繼存便對其產生了興趣,更是在讀過教育學的本科教材後決定換專業,考教育學專業。

如果説去到山東師範大學讀書是緣分使然,那考取西北師範大學便是徐繼存仔細斟酌後的選擇。“當時的網絡不像現在這麼發達,為了能把全國擁有教育學專業的學校都研究透徹,我花了很大的氣力,最後找到了兩所在當時招收博士生的大學。”幾經比較,最終,作為土生土長的北方人,徐繼存放棄了位於南方的學校,選擇了西北師範大學,而這一次的選擇也讓他遇到了自己的恩師——李秉德先生。

當談到“第三次選擇”時,徐繼存的臉上一改往日的嚴肅,表現得頗具自豪感。“再回山東師範大學,便肩負了學科發展的任務。於我而言,從教這麼多年最驕傲的便是在2005年領銜成功申報了課程與教學論博士點,這也是當時山東唯一的一個課程與教學論博士點。”自此,徐繼存便踏上了他的學科建設、專業建設之路,從課程與教學論的博士點申報,到教育學博士後科研流動站的設立,再到教育學一級學科博士學位授予點的獲批,山東師大近些年來教育學科的每一步發展都凝聚着徐繼存的心血。

於他而言,山師教育學科是一方淨土,是一份執着,更是徐繼存想要用心呵護的“事業”。

學術即生活

“剛讀大學的時候還不能真正理解到底什麼是‘學術研究’,讀研究生時逐漸有了認識,也開始踏踏實實的去做學問。而現在‘學術’已經成為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算是一種習慣了吧。”“做了導師的研究生後,總是覺得不好好努力便愧對老師的盛名。自己當了老師之後,又總是誠惶誠恐、如履薄冰的感覺到不能給學生丟人。”徐繼存如是説道,而這也成為他多年來在教育事業上的初心。

工作中的徐繼存是極為認真的,他的課表幾乎雷打不動,在面對與教學無關的事務時,他便會優先選擇上課。儘管早已是一名經驗豐富的“老教師”了,但他仍會在上課之前的至少半天,靜坐下來認真準備,在他的課上也總能聽到他的思考與體悟。他常説,作為高校老師,絕不可以照本宣科,人云亦云,應該把自己日常的研究和教學結合起來,讓科研成為教學內涵的源泉,讓教學成為科研的動力。

“自從我國教師教育從三級走向兩級之後,原為中等師範學校培養教育學、心理學師資的教育學專業就失去了明晰的培養目標”,作為教育學專業的負責人,徐繼存一直思考着應該如何走出高師教育學專業的發展困境。他大膽提出並論證教育學專業應該培養學術取向的研究型基礎人才,打通教育學專業和小學教育專業之間的壁壘,嘗試構建大類招生——二次分流——分向發展——本碩一體的人才培養模式。在持續的探索中,山東師大的教育學專業也在2019年入選國家一流本科專業。

身為山東師範大學教授的徐繼存,還有另一個身份——“教育學部部長”。而多重身份帶給他的則是除了日常的教學工作、管理工作之外,還要參加一些學術兼職和社會活動,這些也讓他很少有時間寫作,但他卻一直筆耕不輟。

據不完全統計,他已在《教育研究》《課程﹒教材﹒教法》《教育學報》等學術期刊發表論文200餘篇,出版著作與教材10餘部。並且,他做的並非僅僅是書齋裏的學問,而是將自身的研究和改革實踐探索緊密結合在一起。在持續的改革中,他不斷總結經驗,形成的成果《高師院校課程與教學論教材的研究與層級化建設》《學校課程建設的理論建構與區域推進》連續兩屆獲得國家教學成果獎。

你是什麼人,比你教什麼更加重要

“我們常説的‘傳道授業解惑也’中所傳授的‘道’應是一位老師正確的三觀,而當你提起一位老師對學生的影響時,你是什麼人,比你教什麼更加重要。”就如徐繼存所説的一樣,但凡良師,無一不重身教。平時,如果沒有特殊情況徐繼存一年四季都會在辦公室看書、學習,而這也在潛移默化中影響着他的學生和團隊成員。

他的一位獲得碩士學位的學生曾這樣説道:“讀書和思考已經成為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零碎時間用來思考,集中時間用來寫作’,他對我説的這句話我一直銘記於心,也一直激勵我到現在。”

“徐老師非常注重德育。事實上,他從沒特意向我們講過它,而是用言傳身教的方式。徐老師正直坦蕩,對於自己的學生他更是嚴厲要求,要堂堂正正地做人,腳踏實地的做事。學生們也在他的耳濡目染下,以老師的公正的為人處世原則為榜樣。”這是學生眼中的徐繼存。

自2003年以來,徐繼存已經培養了近20餘名博士研究生,這些學生分佈在省內外各個高校,成為各校教育學科發展的中堅力量。學生們也在他的耳濡目染下,以老師公正的為人處世原則為榜樣,刻苦鑽研,勤勉工作,勤奮耕耘,為教育事業貢獻着自己的力量。

《論語》有言:“君子有三變:望之儼然,即之也温,聽其言也厲。”在徐繼存身上,既有作為一名學者的清剛與睿智,又不乏對生活的熱愛與灑脱;既有對學生的真誠與嚴厲,也有對學術的嚴謹和鍾愛。而他也憑藉着自己在教學路上的一顆初心,呵護着他心目中的教育事業......

(文章原載於“齊魯名師名校”微信公眾號)

編輯:劉   陽

熱點新聞